√A

【刀剑乱舞】三日月宗近×婶婶 中秋贺文

∵α=β:


中秋贺文


三日月宗近×女婶婶


说起来这个好像是很久很久之前某个小伙伴点的文。
不过我……很抱歉一直没有时间写……想起今天是中秋,看到月亮就想起了要补(虽然是满月……)。而且实不相瞒昨天晚上我才梦见爷爷……大概在催我更文除草……
中秋嘛,月亮嘛,爷爷嘛……美颜盛世啊。爷爷还是我入坑理由呢。
其实我对于爷爷的感觉就是,月亮一样可望不可即,那么美丽不敢随意触碰。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废话太多,我还是写吧……


——————————————————


     第一次在对面演练场看见三日月时,审神者的脑海里就被他占据了。


     三日月宗近,和新月一样的附丧神。虽只是和小说里面的剑魂一样,但却和真正的神灵一样高贵美丽。靛蓝色的发丝和夜空一样深邃神秘的眼眸,瞳孔里的海面上浮现着一弯新月,脸上总是啜着微微的笑意,宽大华美的狩衣遮不住他修长挺拔的身躯。和月亮一样的气质。审神者看到他时,心里就泛起了阵阵涟漪。


     自从那天她看见了演练场的三日月之后,就渴望着能够天天在演练场看到他。但是她都明白,那毕竟是其他婶婶家的三日月宗近,她只能够远远地在一旁望着他,不能靠近,更不能触碰。从那时候起,不,应该说在第一次见到他之后,她就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拥有自己的月亮,而不是只能望着别人的。


     不过当她终于在粉嫩的樱花花瓣飘落之后看到出现在眼前的日思夜想的附丧神时,心里却滋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三日月宗近很是郁闷。审神者在第一次和他见面时表现出来的是不可置信以及惊喜万分,但是他发现了她眼底隐藏的一丝异样的神色。现在他才知道那不是自己的错觉。


     他在这个本丸呆了这么久之后,发现审神者总是对他有些刻意的疏远,或者说是害怕还更贴切一点。审神者对待其他刀剑时,都是活泼热情,和短刀(包括那个伪短刀×)更是打成一片,连山姥切这种看上去比较内向还有大俱利伽罗这种有点阴沉(傲娇×)的人她也很温柔有礼地对待,唯独对他,她总是像在刻意躲避,只有在走廊上看见他时,她才会面对他的微笑局促地打个招呼,之后便飞快地逃离,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两个人其他时候的交谈更是寥寥无几。


     三日月刚开始还觉得是因为自己刚到本丸,还没有和她熟悉的原因。不过看见她装作凶巴巴的样子监督着明石国行内番的时候,他心里不禁有一点纳闷和憋屈,说白了就是有些吃醋。自己可是号称天下五剑之中最美的,那么长得也就不可怕吧……而且自己平时笑眯眯的样子也不让人觉得疏远啊,哎,还是老了,年轻人的心思真是看不透……不过作为一个历经千年岁月的刀,三日月也不会选择就这么沉默下去。



     今天的审神者也是一如既往地从走廊路过,刚好看见了每天都坐在走廊静静喝茶赏樱花的三日月。她呼吸乱了一点,脚下的速度也加快了。


     真希望他看不见我……审神者在心里默念。


     “嗯?主,早上好啊~今天的天气真是很不错呢。”三日月转身对她微微一笑,眼里的夜空仿佛荡漾起了微波。


     “早,早啊,三日月爷爷……嗯,嗯,天气真好啊。”她看见他的笑容,心跳加快了几分,甚至忘记了逃跑,愣在原地无法动弹。


     “哈哈,这么美丽的樱花,主不想一起欣赏一下吗?我记得你今天早上没有多余的公务吧。远征出阵什么的昨天一期也安排好了哦。”三日月转身接住了一片飘落的花瓣,轻轻捏在纤细的手指间。


     “唔,那,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既然别人都知道她今天早上很闲了,这下子她也不好拒绝什么了……


     砰,砰,砰,砰……审神者局促地埋着头绞着自己的手指,根本不敢抬头,她害怕自己一抬头就会情不自禁地去看向那边。两人之间一句话也没有交谈,她几乎能听清楚自己的心跳和他淡淡的呼吸声。


     “呼……今,今天是中秋呢……中,中秋快乐。”像是要为了打破这份沉默,她首先开口。
    
     “唔?中秋吗?是一个什么样的节日呢?前几天大家就一直在讨论这个呢。”三日月抿了一口散发着清香的茶。


    “啊,就是我们那边的一个和大家一起过的节日啦,一起吃叫月饼的点心,一起赏月。对了,光忠做的月饼很好吃哦。不过中秋最重要的是一起过的人啦。”说到这个她似乎挺来劲,一连串说了一堆。


     “你很喜欢中秋吗?”
   
     “嗯!”


     “月饼很好吃吗?”
    
     “嗯!”


     “中秋要赏月吗?”
 
     “嗯!”


     “那今天晚上和我一起赏月吧。”


     “嗯!……诶诶诶?那,那个!”审神者突然发现自己被耍了,慌了神。


     “不,不过,今天审神者论坛说晚上有云可能看不见月亮啊……”她突然想起自己早上还在感叹的事情,现在居然变成了最好的一个借口。


     我这个笨蛋!我在想什么!明明很想一起看月亮为什么说出口就成了借口……


     “你都说了,中秋最重要的是人,要是不一起的话,那月亮也会寂寞呢。嘛,不管怎么说,今天晚上我等着你哦。最好等大家都睡觉了之后……虽然这个时间小姑娘应该休息了呢。”


     “唔……知,知道了。”审神者最终还是很期待,但心里又有一点紧张。



     三日月泡了一壶茶,静静地坐在走廊上。今天晚上的月亮果然被乌云挡住了一大半,只有几束清冷的光从云间漏出。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随风传来,审神者披着羽织轻轻在木质地板上跑过,细微的声响还是被附丧神灵敏的耳朵捕捉到了,他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


     “哈……对不起,我来晚了……哈啊……哈啊……”跑得有点急的少女轻轻喘着气。


     “大家今天晚上睡得真晚……要不是一期哥,短刀们还要更迟才睡呢……”审神者慢慢在她身边坐下,但是一时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跑的这么急,都出汗了。”三日月看着她光洁的额头上面一层薄薄的汗珠,轻轻用蓝色的衣袖替她拭去。


    “呃……谢谢!”她被这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吓到了,脸瞬间就红了。还好在没多少月光的夜晚不是很明显,少女侥幸地这样想着。


     “呵呵,今天晚上果然没月亮呢……有点遗憾啊。”三日月不在意地开始了话题。


     “既然如此,我正好有事情要问一下主……你是很害怕我吗?我觉得你在故意疏远我呢。”三日月也不拐弯抹角,垂下的眼帘让人看不清他眼里的神色。


     “为……为什么这么觉得……我……不能说是害怕吧……”审神者一时间也被这个问题弄得不知所措,自己确实也不敢和他靠近,不过这和害怕不一样……


     “那么,是讨厌吗……”他好看的嘴唇抿了抿,低头看着杯子里浮动的茶叶。


     “不不不!怎么可能那样!我绝对不会讨厌你!”审神者怕吵到睡着了的刀剑,故意压低了声音,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翻滚的情绪。


     怎么可能是讨厌!我一直都想触碰你!一直都想天天待在你身边!只是……为什么我这么胆小……


     “那,不是讨厌也不是害怕……主为什么不敢靠近我?”他眯了眯眼睛,直视着少女黑色的眼眸,像是要看穿她的心思。


     “呼……我……希望我说出来你不要笑我……”少女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一直都很喜欢三日月,从第一天上任看见对门演练场的三日月起,我就一直想要把你带回家。想要天天看到你,想要天天和你在一起……”少女颤抖着嘴唇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低着头不敢看他的表情。


     “我想要触碰你,看见美好的月亮就想要靠近……但是我这么弱小卑微的人……我害怕自己就像是追求灯火的飞蛾,连说出这份感情都不敢……又怎么敢……轻易想要拥有……这么丑陋的欲望……这么懦弱贪婪,又不自量力的我怎么敢……呜……”越说到后面,她越是觉得自己深藏这么久隐忍这么久的秘密已经一点点被暴露。内心的情感像是洪水找到了缺口一发不可收拾地涌出,此刻她像是宣泄一般把自己隐藏的东西全盘托出。


     “是不是很胆小很可笑。”她银牙轻咬,强忍住泪水不让自己哭出来。


     “噗呲……哈哈哈哈……抱歉,忍不住了……”三日月忽然轻轻笑了起来。


     “虽然说想笑就笑……不过好过分……呜呜呜……”她抬头看见三日月眼里隐藏不住的笑意不禁低低地哭出了声。


     “啊抱歉抱歉……我这可不是嘲笑啊……哈哈哈,小姑娘,你真是太可爱了!”他笑得肩膀都在微微颤抖。


     “所以说……这有什么可爱的啊……好想钻到洞里……”刚刚有点冲动全盘说出的审神者,现在稍微冷静了下来,回想起自己刚刚贬低自己还哭了出来,不禁觉得太羞耻了……


     “原来你想触碰我吗?可以的哦,那,你试试看?”三日月把脸凑过去。这时候,天上的最后一点挡住月亮的乌云也随风被吹散,乳白色的月光倾泻下来。


     “啊……月亮出来了……这下能看见了呢。啊啦,小姑娘真是哭得眼睛都有点红了。不过你能看见我了吗?来试试触碰我吧。”他眼里的新月重新浮出水面,此刻天上的满月撒下的清辉使他本就俊逸却不失柔美的面容更加像月下的樱花一样朦胧美好。


     “诶?可,可以吗……”她的心不禁漏跳几拍。


     “……”他没说话,只是静静地微笑着。


     她终于伸出小巧的手抚摸上他的面颊,一点一点慢慢移动。


     柔软温暖的触感,羊脂玉一样的光滑的皮肤,还有那眼里的波光。他半睁着眼睛,感受着她指尖的温度。


     她想要把他的样貌通过触摸牢牢记住。


     白皙的手指慢慢抚过高挺的鼻梁,清秀的眉眼,还有柔软的嘴唇……


     “嗯……你想摸摸其他地方吗?”他突然又靠近了一点,在她的耳边吐息。


     “诶诶诶?别,别离这么近!”她下意识地后退,后脑勺却不小心碰到了柱子。


     “痛……”她捂住了脑袋。


     “哈哈哈,对于skinship你这么激动吗?”他用袖子掩住了嘴巴。


     “那么以后随时触碰随时抚摸都可以哦。月亮啊,总是高高在上可是很寂寞的啊……就算是不及明月的灯火也会有想要靠近的飞蛾。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更想做只萤火虫,能够飞来照亮你呢……虽然没有月那么亮,但是却可以被触摸……”他眼底的笑意更深了。


     “我可不想做高高在上的月亮。嘛,我也想温柔地对待别人……”他轻轻将审神者抱在怀里。


     “谢……谢谢……我。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审神者的眼泪又憋不住了,她把头埋在他胸前。


     “那就什么也不要说……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嗯……是啊。”她微微抬头看见他近在咫尺的脸庞,喃喃地道。


——————————————————


我怎么突然经过沉寂就高产了……
好吧是我之前太懒了……
这么久才发,太对不起了。虽然严格意义上中秋已经过了……不过就像月饼可以中秋之后吃,文也可以中秋之后看嘛~(瞎扯淡。)


真希望爷爷没有太ooc……
(虽然像是在自己骗自己。)
不过我觉得爷爷就是这样有点小孩子的可爱又很温柔偶尔还有点小污呢~
(毕竟我写不出大污……)
深夜发文……催促自己发完就睡。晚安~


    
   

评论

热度(39)

  1. √A折芳馨兮遗所思🌸 转载了此文字